【环球网 记者 陈超 田刚】汉迪移动的核心业务是基于规模化用户积累为第三方广告平台提供效果广告发布服务,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的盈利成长性惊人,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高达312.78%和345.61%,但是这样强劲的增长在未来能否延续,非常值得怀疑。

根据公开信息披露,自2017年之后的第一大客户一直都是Google,收入占比始终保持在一半以上的份额。

今年1月14日,谷歌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逐步取消第三方广告公司利用cookie文件采集用户隐私。cookie文件是浏览器中的一种工具,它允许网站运营商保存用户的相关数据,例如可以让特定用户持续登录网站几天,网站方面也能够通过文件掌握用户的详细上网历史;通常来说,用户在浏览某个网站时,除了网站公司会在电脑中留下cookie文件之外,还有一些第三方软件公司或者广告商也留下了cookie文件,目的是采集自己的隐私信息。

有分析师指出,此举对于网络广告市场带来的影响力十分巨大,将影响一些广告公司如何在网上接触消费者,例如法国广告科技公司Criteo就受此消息影响,导致股价在上周跌至52周低点。

这也令人怀疑,公司的第一大客户Google的新政策,是否会影响到汉迪移动的未来经营?对此,汉迪移动并未回应记者的采访。

但是记者也发现,招股书披露的同行业可比公司中,“麒麟网络、狮之吼与公司的业务模式更为接近,均以平台广告变现业务为主,毛利率也接近”,但是从这两家可比公司的经营情况来看,并不乐观,麒麟网络在2018年6月首次申报上市并发布招股书后,经2019年1月更新预披露,但随后IPO终止。

狮之吼在被上市公司迅游科技收购后业绩表现也不理想,迅游科技在2019年业绩快报中披露:“因中美贸易摩擦和欧洲广告隐私政策的影响持续以及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批复到期失效导致配套项目未能正常实施,对公司全资子公司成都狮之吼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产生了不利影响,导致公司海外互联网广告业务收入和利润同比2018年出现大幅下降。”为此,迅游科技还对狮之吼的并购计提了13亿元的资产减值,随后在今年4月10日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中再次提到“海外移动广告业务相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

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汉迪移动未来的盈利能力是否能够延续,值得投资者警惕。单从数据来看,在经历了2017年和2018年盈利的快速增长之后,2019上半年利润总额为2.32亿元,未达2018年全年5.04亿元的一半,这也预示着汉迪移动盈利能力在衰退。

再来看汉迪移动更多经营细节数据,也潜藏着不少疑点。根据招股书披露,汉迪移动2019年年初和上半年末的员工人数分别为434人和445人,变化并不大。同期“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科目支出金额为10919.84万元,同时应付职工薪酬科目余额同比净减少了一千万元左右,这对应着公司在2019上半年的实际人力成本支出约为1亿元,折合到445人的员工总数,人均人力成本高达3.7万元/月。

另据招股书披露,2019上半年计入到营业成本中人工成本为283.31万元,计入到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中的人工成本为988.48万元和1712.51万元,计入到研发费用中的人力成本为6674.26万元,上述人工成本合计为9500万元左右,相比同期大约一亿元的人力成本支出存在数百万元差异。这数百万元的人力成本差异金额形成的原因是什么,汉迪移动同样未能做出合理解释。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重大合同信息,汉迪移动于2019年1月8日设立的子公司亿玖光年连续签署了大额推广类销售合同,但是对应的签约客户却普遍存在注册时间短、财务实力不强的现象,例如“湖州辉煌明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2018年末社保缴纳人数为零。

更具典型性的是成立于2019年3月“北京摩力传媒有限公司”,成立至今仅一年时间,但是已经在2020年4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这家公司连同“北京云锐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同为自然人任杭州实际控制人,而任杭州作为持股98.04%股权的“北京中新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已在2019年1月、11月多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并被最高人民法院公示为失信人。

汉迪移动的客户质量同样值得投资者关注和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