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则宣称武汉的火神山医院是一位日本设计师设计的网帖,开始在中国国内的各大论坛和微博微信中传播起来。

但耿直哥核实后发现,这又是一则虚假信息。

下图,是这个不实消息的样本。这则信息最初出现于2月3日左右。

在看到这则消息后,耿直哥和同事们也立刻对消息中所提到的信息进行了核实,特别是那位被称作是火神山医院“规划设计者”的“日本竹务工务店的高级规划师木间雄二先生”。

然而,我们检索了日本的搜索引擎后,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在所谓的“竹务工务店”担任规划师,且名叫“木间雄二”的人。

甚至网帖中那个“竹务工务店”也是“查无此店”。搜索引擎中给出的最接近这个店名的有日本的“工务店”(即建筑公司)有三家,分别是“竹中工务店”、“竹ノ谷工務店”和“竹谷工務店”。

其中最有名的,是曾被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称为“日本五大建筑巨头之一”的“竹中工务店”。

可在该公司的网站中,也同样查不到任何关于“木间雄二”的信息。

另外,我们检索日本的搜索引擎后发现,日本倒是有一个叫“本间雄二”的人,在一个名叫“本间建设”的公司,担任过公司“代表”。但我们查询不到任何此人与竹中工务社的联系,竹中工务社的官网上也查无此人。

至此,我们基本上就可以判定这是一则不实信息了。因为这则信息,和我们这两天澄清过的其他不实信息一样,有着同一个规律,即当我们拿着信息中的关键细节去核实时,总会发现这些信息与现实根本对不上。

更何况,如果真有日本的知名建筑师参与了火神山医院的设计,而且还是主要的设计方案提供人员,那么中日两国的媒体应该也都会有所报道,不可能一点正规媒体上的资讯都没有。

另一方面,我们通过检索中国的互联网发现,根据国内媒体中新网和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火神山医院的设计者其实是2003年在北京SARS疫情时期北京“小汤山医院”的总设计师、中元国际工程公司医疗首席总建筑师黄锡璆老先生。

更令人感动的是,年仅8旬的他还“主动请战一线”,因为“与年轻同事比,家中牵挂少”。

所以,耿直哥虽然不知道编造火神山医院“由日本设计师设计”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将这么一位老英雄做的事换成了别人,这个做法已经令人觉得很卑鄙了。

话说回来,在此次疫情之中,日本方面曾及时给中国提供了帮助,中国媒体对于日本方面的帮助也给予了不少的报道,中国外交部更在2月3日的记者会上点名感谢了日方,所以并不需要网络上一些人再拿这种不实信息去“画蛇添足”。而且这种虚假信息一旦被揭穿,也只会给大众添堵,影响到日本的在华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