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时摄

周殿侦摄

空军军医大学提供

王震宇摄

编者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军队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牢记宗旨,勇挑重担,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贡献。

疫情发生后,军队迅速启动联防联控工作机制,紧急抽组精兵强将奔赴疫情防控第一线。2月3日起,军队医护人员承担起武汉火神山医院医疗救治任务。“战疫情,有我在!”面对疫情,人民子弟兵医疗队奋勇向前,驰援湖北有序有效展开各项救治工作。

连日来,本报记者采访连线了几位疫情防控一线的军队医护人员,记录下他们的战“疫”故事。

时间:1月28日 地点:中部战区总医院

张茜(中部战区总医院重症救治室护士):

抗疫一线,暖心“特殊生日”

1月28日,大年初四,中部战区总医院重症救治室。我,一名普通的护士,和往常一样,穿上厚重的防护服,为病人取药、注射、记录、护理。当天,我所在科室病房改造成感染留观病房,并开始接收病人。

为保证让病人快速准确得到治疗,我必须注意力高度集中,每一个动作都不能有失误。连续工作了8个多小时,筋疲力尽的我早已忘记了今天是24岁的生日。

当我从病房里出来走到护士站时,同事们突然为我唱起了生日歌。伍成霞上前在我白色的防护服上,写上了大大的四个字“生日快乐”。那一刻,我被深深感动了。没想到,大家这么忙,还能给我过生日;没想到,我会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24岁生日。这个生日,让我终生难忘。

我是医院肾病内科的一名护士,2016年我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毕业后,怀着对军队的向往,来到中部战区总医院。

疫情暴发时,我正休假在家,得知医院准备抽组人员深入抗疫一线时,便主动报名并上交了请愿书。回来后,经过系统的培训,上岗成为感染控制联络员,负责科室感控管理,还要监督大家做好防护隔离措施。

有人说,所谓白衣天使,只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身衣服,学着前辈的样子和死神抢人。这场战役,我,一定全力以赴,勇往直前!

时间:1月31日 地点:武汉金银潭医院

刘丽(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护士):

在这里,大家都是战斗员

从紧急召回到投入战斗,感觉真是一刹那的事儿。进入武汉,我们立刻投入紧张的工作,集训动员、勘察现场、环境布置准备……今天应该是来到这里的第七天了吧?说实话,忙得已经记不清时间了,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这里没有教授和医生之分,没有护士长和护士之分,在这里大家都是战斗员。

昨天晚上夜班,一下收了6个病人,和同事把他们一个个安排进病房。收集信息的时候,一位患者问我,你们是解放军吧?三级防护让我说不出太多的话,我点点头,比了一个“OK”手势。他笑了。我突然很想哭,一方面因为病患的信任,另一方面这些人年龄和我父母相仿,看见他们,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但是我能在这里守护和我父母一样的老百姓,又觉得很值得。

又去看了另外一位患者,上着呼吸机,他努力地跟我说,能取下这机器吗?我摇摇头说不能,然后轻轻拍了拍他,比了个大拇指说,加油!他也同样这样回复了我,然后闭上眼安静地躺着。

我那张脸上有压痕的照片惹得很多人关注,其实在这里拼命的又何止我一个?无论患者还是同事,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这场战役,我们必将胜利。

时间:2月2日 地点:武汉火神山医院

岳艳晖(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护士):

走进火神山医院,我长大了

2月1日,石家庄火车站,我穿上迷彩服、作战靴,背起行囊,登上南下武汉的高铁。疫情肆虐,26岁的我没有执行过这么重大的任务,心里十分忐忑,但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在军旗前宣过誓,说了就要做到。

2月2日清晨,我第一次走进了神秘的火神山医院,突然心跳加速。我悄悄拉着护士长的衣角,手心里冒出汗,脚也不听使唤。

“小岳,害怕救不了病人,只会耽误了自己和病人。”2003年曾首批支援北京小汤山医院的护士长武睿敏,用胳膊肘轻轻碰碰我,“抗击非典时,我也有过担心,但只要按照规程操作,不会有事。保护好自己,才能挽救更多病人。”

我点点头,加快脚步,走进病区,和大家一起整理物资,学习流程,做好接收病人前的准备。下午2点多,才开始吃午饭,狼吞虎咽吃了一顿盒饭,啥味也没尝出来。第一次感觉,女孩子也可以像男生一样大口吃饭、大口喝水,浑身都是劲。

“小岳,快起来,出发!”感觉还没有睡着,就被叫醒了,已经不知道是今天还是昨天。熙熙攘攘的火神山医院灯光闪烁,护士长赵艳丽告诉我,第一批病人就要来到我们的病区。听到这里,我一下子清醒了,心脏似乎提到了嗓子眼。穿上防护服,满头是汗,透过挂满雾气的护目镜,我看到一群群忙碌的身影。他,她,他们,放下家庭,千里驰援,目标只有一个:救人!作为一名90后医务工作者,我们也应该有责任、有担当、有作为!

上!深夜,我走进隔离病区,快速开始皮下穿刺、建立液路、记录数据。所有的担心,曾经的犹豫,一股脑儿都忘了。看到病人渴望的眼神,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责任,我暗自告诉自己:这一刻,我长大了!

时间:2月5日 地点:武汉火神山医院

滕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医生):

医院交给我们,请放心

凌晨6点多,我结束了在火神山医院值守的第一个夜班,走出医院时,四周一片寂静。这是在武汉的第四天,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役。应对疫情,我们急诊科首当其冲。单位开动员会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交了请战书。

2月2日,我们医疗队到达武汉,顾不上太多休息,就来到了火神山医院,了解病区位置,熟悉医院环境。当时,还有很多工人未撤离,在完善医院附属的各种设施,场面很壮观。看着这么多工人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我们更感到责无旁贷。在大家的努力下,2月4日,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第一批患者。

2月5日凌晨4点到6点,我终于迎来在火神山医院的第一次值班,这也是我的第一个夜班。凌晨0点30分,我就早早地从驻地出发,提前去做准备工作。由于重症室还没启用,我被暂时分配在感染七科一病区,主要工作是对轻症患者进行医疗观察。“有什么不舒服吗?”“温度还合适吗?”“通风怎么样?”遇到醒来的患者,我就问问他们情况,让他们放松。从他们充满期待的眼神中,我感到他们需要我们,需要我们的陪伴,需要医生的鼓励。

穿了两个小时防护服,脱下来的时候,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但我必须挺住,因为等重症室开放,我就要去那里工作,那将是一个更大的考验。

10天建成一所千人医院,火神山医院建设者们让我由衷敬佩。请你们放心,请武汉人民放心,你们把这座代表着速度和效率的医院交给了我们,接下来,让它高效运转、充分发挥救治患者的功能,就看我们的了!

(蔡瑞辉、刘会宾、覃丽萍、罗杨、孙威、苏兴圣、肖瑶参与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