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很小,排场很大。万亩荷塘洋洋洒洒,把整个宝塔坝铺成一幅水彩画。诗人梁上泉当年来了一趟,兴致勃勃吟道:“宝塔坝,宝塔坝,十里现宝塔。宝塔坝,宝塔坝,烟村十万家。四面青山作围席,打下粮食装不下。”

丰腴平坦的坝子

地方有多小?只20平方公里。位处川东四大名镇之一的普安镇腹地。宝塔坝与周边的永兴、明月、新宁等坝子共同组建了“巴山小平原”,坐实了开江“魅力川东小天府”这块牌子。当然,开江县也才不到1040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对于群山连绵,丘陵接踵的秦巴地区,这块坝子显得弥足珍贵。当年刘邦曾派将军峨城屯兵周边,上世纪30年代,红四方面军于此与刘湘激战,抗战时这里还设了一战备机杨,古往今来,有识之士都是看中了这块丰腴平坦的坝子耕种有收,颐养有方。

当地政府为了既保护这坝子的生态,又扮靓它的容颜,那是下足了功夫的。幸得乡村振兴战略来唤醒宝塔坝沉睡的灵魂,如今梳洗一番揭下盖头。“十万烟村”还在,“青山围席”犹茂,“装不下”的粮食开出了成片连天的荷花,开成金山寺大佛脚下的宝鼎莲座,成为开江县着力打造的乡村旅游“头牌”。

已然振兴的乡村

排场有多大?除了这令人惊叹的万亩荷塘,还有当年与江苏镇江金山寺并称为“南北金山寺”的唐代古刹。这座寺庙当年有多火?乃川东地区佛学院,从这里出去的僧侣总被高看一眼,周边庙宇的僧人都要来这里行剃度礼,才能取得“执业”资格。巧的是,也有一位女施主在这里留下故事。据说,乘小轿的大唐才女薛涛,来金山寺等骑白马的元稹大官人,可惜元大人爱惜自己的羽毛胜过爱她。人是没等到,桃花笺上留诗一首:“晓蝉呜咽暮莺愁,言语殷勤十指头。罢阅梵书聊一弄,散随金磬泥清秋。”欲言又止,忧而无怨。那只让人心疼的,带着愁的莺,至今还在《全唐诗》里的《听僧吹芦管》里“聊一弄”。

此事佛主不言,只是传说。但有佛的地方应该有莲花,于是,乡村旅游从这里开花,在佛主脚下开得那么巧,还开得那么好,给过往的旅人留下了极好的印象。一位加拿大游客来了之后,拍了一部英文短片《荷叶上的村庄》在北美传播。一位农业博士带着他的团队来这里养小龙虾、大闸蟹。小龙虾一上市就被抢完,大闸蟹品质也属上乘。

一些在外乡友也纷纷打算“归巢”,毕竟,梦中使用的语言,才是一个人最温暖,最亲切,也最自在的语言。每次乡友会,大家屏蔽Mike、Helen、建国、春波等洋名或大名,互叫二狗,波娃子……然后笑着落泪的场景,生动诠释了乡音和乡愁的真实含意。走过千山万水,最想走走儿时的小路,吃遍了山珍海味,味觉还留念喂养自己成长的家乡味。这里的名小吃羊肉格格和豆笋也先后在央视亮相。“七个格格七碗面”成为鉴别是否开江人、是否到过开江的一句流行语。

时尚温情的旅游

到开江游宝石湖,泡温泉,在宝塔坝观荷花,上金山寺祈福,成了开江目前最时尚的玩法。沉寂了多年的金山寺得杭州灵隐寺的资助,正在和宝塔坝一起创建4A级景区。而令人最感兴趣的还是它的前世今生。既然它历史厚重,风光秀丽,有山有湖,有温泉有古寺,早该火起来,为何现在才发声?

说起来这山是天生的,寺是佛赐的,温泉是石油开采的“副产品”。新中国成立以后,人们前后用了半个世纪开挖出这片湖。想当年开江儿女战天斗地,移山造湖的热闹场面,无数人倒在大坝上,更多人前赴后继。四川文化商会会长张建华说它“有范仲淹的洞庭湖‘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浩叹,有苏东坡的西子湖‘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迷思,有莫奈的《睡莲》演绎水世界的瑰丽交响,有梭罗的《瓦尔登湖》感悟大自然的无尽恩赐”。这湖润养了开江13个乡镇,宝塔坝这万亩荷塘才有了栖息之处。

“东风动百物,草木尽欲言。”坝上的这一片花,像一群以梦为马,不负韶华的有志青年,在为时代奔跑,为梦想绽放,给清寂多年的乡村赋予了灵气和生机,呈现脱贫攻坚的成效,让人感受乡村振兴的美好生活。